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暴利“黑醫美”亂象何時休

2021-03-15 10:3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無證經營、漫天要價、農村遊擊走穴、忽悠辦美容貸……

暴利“黑醫美”亂象何時休

執法人員在突擊檢查工作。(受訪者供圖)

執法人員在成都一家醫美店內查獲的一次性獸用注射器。(受訪者供圖)

衞生監督部門沒收的違規醫療美容儀器。(受訪者供圖)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整形外科醫生李嘉倫在診室為求美者做檢查。(受訪者供圖)

近年來,一些地方“黑醫美”亂象叢生,讓消費者成為“被宰的羔羊”。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近期調查發現,披上“生活美容”的“馬甲”無證經營、漫天要價、在農村場鎮等遊擊走穴,已成為行業新問題。

護膚店查出獸用注射器,身披“馬甲”暗搞醫美

近期,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跟隨四川省成都市衞生計生監督執法支隊暗訪,在一家大型商場大廈背後小街二樓的一家“護膚中心”,除了發現過期3年的“細胞修復原液”“三無”祛疤液體,還當場查出了一次性獸用注射器。當被問及所使用產品情況時,店內工作人員一問三不知。當天,執法人員共發現13家生活美容機構涉嫌違規開展醫療美容活動。

記者調查發現,披上“馬甲”違規開展醫美的生活美容院,行業內不在少數。這些門店旗號繁多,如“美甲店”“SPA沙龍”“美麗休閒館”“護膚中心”等,不一而足。30歲的小張在甘肅省定西市一家生活美容院工作。她説,鍼灸必須要有執業醫師資格證,但店內的普通美容師卻經常給顧客做這項服務。

公眾如何區分普通美容與醫療美容?四川省衞生和計劃生育監督執法總隊醫療衞生執法支隊支隊長周琴解釋説,美容服務中,凡要破皮、侵入人體的技術操作,就屬於醫療美容領域,“常見的穿耳洞、激光脱毛等項目都屬於醫療美容,普通美容院是沒有操作資格的,屬於違規”。

“在一些非正規場所,不僅藥品不正規——大部分藥品是走私的假藥,打針的人手法也不正規,很容易出問題,風險很大。比如,打肉毒素,過敏概率是百萬分之一,需要有經驗的醫生嚴格操作。”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整形外科醫生李嘉倫説。

甘肅省第二人民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醫師王永翔介紹,醫療美容場所必須要有專業的醫療美容醫師,具備醫療美容資質的場所,以及經國家批准的合格產品。醫美涉及手術操作,需要經過衞健委審批的合格手術室,並達到無菌條件,醫生、醫療廢物都要有專用進出通道,還有室內空氣監測措施以及搶救車、心電監護和氧氣設備在內的搶救條件。

“有的人私自在生活美容院、美甲店、美髮店和賓館微整形,一旦感染或出現危急情況,很容易錯失搶救機會。”他説。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在多地暗訪發現,除了常見的瘦臉針、割雙眼皮、打肉毒素、微針等,有的生活美容院還不斷“升級服務”, “冷凍減肥”“吸脂減肥”等“新科技”項目層出不窮。

王永翔説,一些美容設備沒有經過國家藥監局批准,目前還沒有看到有國家批准的美白針等產品,但是市場上用量卻不少。

網上代購的英文、韓文、法文的產品也在使用,這些產品都沒有中文標識,若在國內使用就屬於“三無產品”。使用沒有經過國家藥品管理局批准的美容產品,有可能在進入人體後出現感染、排異反應、過敏反應、皮膚潰爛。

“玻尿酸儲存有嚴格條件,是2-8℃低温冷藏,即使在國外是正規的,在流通過程中不考慮儲存環境,到國內也有可能變成不合格產品。”王永翔説。

收費混亂:成本500餘元,售價超過3000元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採訪瞭解到,一些不正規的醫美機構收費混亂、缺乏標準,“渠道費”等更是屢禁不止。

“業內有一種説法叫‘渠道醫院’,就是專門的中介,在社交媒體上偽裝成業內人士、專家、大V等,負責進行吹噓推薦,把潛在客户拉到機構整形,他們可以得到30%-50%的提成返點。一些民營醫美機構主要就依靠渠道帶來客户。可想而知,在層層盤剝之下,醫美機構哪有心思放在技術和服務上。”四川成都一名醫美從業人士坦言。

“從事美容行業9年,我感覺美容的價位越來越亂。”小張透露,生活美容院收費亂象比較突出。美容院的院裝產品是最基礎的產品,比如水乳、精華、按摩膏、潔面乳,但收費卻是最高的。抗衰組合產品,如多肽酵母精華液、多肽原液、多肽修護凍乾粉,成本500元-600元,出售價格卻在3000元-4000元。

小張拿出一款水光活氧玻尿酸原液,上面介紹的功效是為肌膚補充蛋白、增強纖維彈性,令肌膚光滑有彈性。“這種產品沒有啥功效,只要沒有副作用,就給顧客使用,主要讓顧客感受美容師的手法,至於究竟有沒有玻尿酸,美容師自己都説不清。”她説。

有的醫美機構忽悠愛美人士辦理“美容貸”。接受醫生面診後,一家醫美機構為四川市民周女士提供了一個“全臉打造”的整形項目,項目金額原本為21萬餘元,享受折扣後最終價格為6萬元。在醫院銷售和院方的遊説下,周女士覺得“自己撿了便宜”,由於當時身上的錢不夠,竟簽訂了一個第三方的貸款協議。

近期,幹細胞美容也成為一些“黑醫美”的精品推薦項目,做一次幾千至上萬元。周琴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大家不要輕易陷進“幹細胞”旗號的醫療美容,目前除了獲批上市的幹細胞製劑和造血幹細胞治療(主要用於治療血液系統疾病)外,其他幹細胞尚在臨牀研究階段,只能是在備案的三甲級醫院進行。

“黑醫美”隱蔽性強:居民樓、農村場鎮成“重災區”

記者瞭解到,隱藏在居民樓、農村場鎮上的醫美黑診所不易發現,中介引導外來醫美人員(部分甚至無資質)在賓館、生活美容院等場所從事醫美活動,流動性和隱祕性強,後期取證困難,愛美人士不願提供線索,都成為長期困擾監督人員有效打擊非法醫療美容的突出問題。

“近年來,隨着打擊非法醫美的力度增加,不少‘黑醫美’善於隱身,城市裏的‘黑醫美’很多都藏在居民樓裏,有的甚至採取熟人介紹的方式,非常隱蔽。”周琴説。

她還提醒,公眾選擇醫美機構時,一定要選擇正規的醫療美容機構,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並有相關醫美項目,並選擇正規的執業醫師,還要注意醫美機構使用的產品是否屬於有證產品。凡用於注射玻尿酸、瘦臉針、水光針的器械都必須要有“三證”(《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醫療器械產品註冊證》)。

“我們也不懂啥資質,就是看過小區這家店價格便宜,做激光美容只要980元包年,就辦了年卡,還推薦了幾個朋友來辦,完全不懂資質這些,現在後悔了。”在暗訪中,一位在“黑醫美”機構辦了年卡的成都女孩説。

甘肅省衞健委綜合監督局局長王文軍説,隨着大中城市消費者自我保護意識增強,監管逐步強化,基礎性的醫療美容項目開始向縣區、鄉鎮滲透。

近幾年專項行動發現,縣域內醫療美容問題突出,跨省走穴現象在縣域內抬頭,項目都是基礎性的雙眼皮等微整形,而且比例不斷增高。

“在一些農村農貿市場上,可以發現一些黑醫美的遊擊攤點,打完針就走人,第二天又換個地方,給調查帶來很大難度。”成都市衞生計生執法支隊監督員張小兵説。(董小紅、梁軍、黃筱)

責任編輯:常磊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