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用普惠緩解年輕人托育焦慮

2021-03-15 10:31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記者 田曉航 黃筱

家長和小朋友在太原市圖書館內看書。新華社記者-楊晨光-攝

托育是當下年輕夫婦焦慮的重要來源之一。

託不託、託給誰、怎麼託,1000個家庭有1000種想法。而他們共同面對的,卻是為數不多的選項。

託不託?適合需求就挺好

8090後是當下生育大軍的“主力部隊”,他們被“996”洪流裹挾,披星戴月奔忙,以“社畜”自嘲。然而,誰也不想輸在起跑線,許多新手爸媽早已熟識“生命早期1000天”“早教”這些字眼。要不要送托育機構、如何選擇一家靠譜的托育機構是他們育兒焦慮的最初來源。

“帶學齡前孩子真的是上班族的一大困擾,太難了”“其實很多父母也想親自帶孩子,但總抵不過經濟壓力”“主要不放心這麼小交給別人”……網絡上觀點多樣,卻有一個鮮明的共同點:無奈。

目前,我國3歲以下嬰幼兒人數超過4700萬。這裏面有多少是父母或祖輩帶,又有多少是交給別人帶呢?

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介紹,該中心調查發現,在0至3歲嬰幼兒的家庭中,有托育服務需求的佔30%。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調查數據顯示,我國0至3歲嬰幼兒入托率只有5%左右。

浙江省2020年10月在台州、金華和麗水3市,抽取36家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設施)和365名3歲以下嬰幼兒家長問卷調查。結果顯示,86.3%的受訪家長表示目前嬰幼兒照護主體仍是家庭成員,其中,由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照護佔44.7%,自己或愛人照護佔41.6%,機構照護佔19.2%。問及沒有選擇去托育機構的原因,表示“有父母等家人帶,沒必要”的比例最高,佔41.9%;“費用高無力承擔”“機構少很難找”“不放心機構質量”也是受訪者考量的重要因素。

親自帶娃固然有好處,但在快節奏的都市往往條件不允許。老人幫忙帶可以減輕壓力,但可能難保科學育兒。託或不託沒有定論,取決於每個家庭的現實條件和需求。

因為要孩子晚、工作不順心,北京80後上班族小櫻(化名)在37歲那年毅然辭去了穩定的工作。“我想親自帶娃,因為看不慣我媽帶娃的一些做法。”

能辭職帶娃的畢竟是少數。對於浙江省杭州市江乾區雙職工馬乘波而言,他給孩子選擇的托育園不僅解決了孩子託管、接送難題,還通過引導,讓孩子從最初自顧自玩耍變得享受和小朋友一起玩。他和愛人也從托育園微信羣和定期舉辦的免費線下講座中,學到不少科學育兒的理念和方法。

哪個選擇更好?都挺好。關鍵要讓有托育需求的人有適合自己的選項。

託給誰?選擇多元質量為先

如果娃沒人帶,你會選擇哪種托育模式:商圈內的托育中心、社區辦點、企業福利、幼兒園辦託班,還是家庭“鄰託”?一項1700多人蔘與的小型投票調查顯示:選擇幼兒園辦託班、社區辦點的最多,各佔31%;其次是企業福利,佔19%;選擇家庭“鄰託”和商圈內的托育中心的,分別佔10%和7%。

人們相對青睞傳統托育機構及“正規組織”,而家庭“鄰託”、商圈內的托育中心等形式還顯得有些非主流。不過選擇結果並不是特別顯著,很難説哪種托育方式更受歡迎。

“老百姓對嬰幼兒照護服務的需求非常迫切,但又有一些猶豫不決。”杭州市下城區副區長包曉東介紹,區內將近4500個家庭需要托育,佔全區1/3;94%的家庭希望托育費用控制在每月4000元以下。“但如果真的讓家長去選擇2000多元的托育機構,很多家長又不放心。”

人們對托育機構的選擇日益多元化,而信任危機、經濟壓力、理念不同等主觀原因及服務質量等客觀因素,決定了人們如何選擇。

杭州市富陽區豐豐小朋友的媽媽章羣鶯説,當初家人反對送豐豐去託班,一開始送去,她每天都非常擔心孩子不適應。堅持下來發現,這家民辦托育園老師的專業指導不僅解決了讓人頭疼的戒尿布問題,還通過讓其他小朋友主動邀請豐豐參與遊戲的方式,緩解豐豐不敢主動社交的問題,讓他的語言表達流暢了很多。

豐豐所在的托育園,屬於公辦民營的普惠型托育機構,每個月收費3500元。這説明,只要解決好托育機構質量安全、近便程度和費用等方面的問題,不管姓公姓私,託給誰都放心。

把“托育”從年輕人焦慮清單上劃掉

2019年,國務院辦公廳出台《關於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這一年也因此被業內稱為“托育元年”。關於這份文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佘宇認為,它的核心要義是“家庭盡主責,社區為依託,市場有所為,政府起作用”。

“如果以盈利為目的的上市公司都在這個領域掘金,那肯定會提高價格。”賀丹認為,民辦托育機構正在艱難成長,“十四五”期間,國家應幫助其降低成本,達到普惠價格後還能可持續發展。

受疫情影響,2020年一些托育機構無法開張,顆粒無收。杭州市下城區專門出台扶持政策:“補磚頭”,給予一次性建設補助,激發積極性、增強信心;“補人頭”,鼓勵發展普惠性的、老百姓負擔得起的收費模式。

社區和單位也是發展普惠托育的重要依託。“杭州市正在構建社區統籌型、單位自建型、幼兒園辦託型、社會興辦型、成長驛站型等模式多樣的嬰幼兒照護服務供給體系。”杭州市婦女兒童健康服務中心主任陳建芬説。

托育機構備案數全國排名第三的安徽省,也在以類似思路推出社區公辦民營試點等福利性托育舉措。有的縣區還將托育工作經費納入財政預算,採取以獎代補的形式。

在國家層面,規範托育行業發展的各種文件正在陸續出台,頂層設計日漸清晰。我們期待,5年後,“托育”這個事項將被年輕夫婦從焦慮清單上劃掉。

責任編輯:常磊

熱門推薦